搜索
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

“黑車”又冒頭:網約車不靠平臺派單 機場接活一口價

2020-07-30 10:47:48
責任編輯:光影

原標題:青島:“黑車”在火車站和機場攬客 無營運資質存安全隱患

青島火車站和流亭機場是島城的重要門戶。隨著旅游旺季的到來,越來越多的游客來到青島,而一些不法車輛也開始“冒頭”。7月28日,半島記者采訪發現,在火車站東廣場機場大巴??奎c,有私家車搖身一變攬客送客,一路疾馳將乘客送往機場。在流亭機場大巴乘坐點附近,也有不明身份人員主動攬客,將乘客“倒手”后由私家車送往目的地。7月29日,半島記者將情況反映給了青島市政務服務熱線,相關部門工作人員表示將調查處理。

反映:

火車站現“神秘”私家車

“青島火車站機場巴士??奎c,靠近肯德基的地方,一直有七八輛車在攬客。”近日,市民王先生致電半島新聞熱線96663反映了此事。王先生介紹,這些車輛并沒有客運資質,從早上五六點鐘一直持續到下午,都有人在??奎c攬客。“因為??奎c不讓停車,他們就把車停在地下停車場,或者停在后面,一有人過來,他們就問去不去機場。”王先生說道。

“這些車輛有的坐四個人,有的坐五六個人,一位乘客收費20元或30元。”王先生介紹,為了招攬乘客,他們常常利用乘客擔心趕不上飛機的心理,“機場巴士到機場需要一個半小時,他們會說自己開車30分鐘就到。”王先生說道,“他們跑得多的一天能跑五六趟,擾亂正常的客運秩序,執法人員來了他們就躲起來,執法人員一走他們繼續拉。”

調查:

有人攬客有人接活

王先生的說法是否屬實?7月28日下午,半島記者來到青島火車站機場大巴??奎c附近。半島記者注意到,現場有交警正在疏導交通,大巴??奎c上沒有任何車輛停放。不過,記者觀察一番后發現,??奎c的站牌后面卻藏著“秘密”。一位戴著墨鏡的男子在附近來回走動,時而到站牌前與人搭訕,時而又走到站牌后。不一會,男子將一輛棕色轎車停放在了站牌后。記者發現在停下車后,男子極為謹慎,不時向四處張望。

記者隨后走到站牌附近,此時一輛機場大巴已經停在??奎c。記者佯裝要坐機場大巴,此時“墨鏡男”主動詢問記者乘坐什么時候的飛機,當得知記者準備乘坐五點半的飛機后,“墨鏡男”和另一名短發男子立即圍了上來。“上一個車你怎么不走?機場大巴四點半走,中間要走一個半小時,肯定耽誤了。”“墨鏡男”和短發男苦口婆心地說道,“這時候打個車還得快點跑,不管走哪條路你都來不及!”“插上翅膀飛才行!” “你這個時間來不及,不信你打打機場電話,問問機場大巴的師傅”……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極力讓記者乘坐停放在站牌后的私家車。

見記者面露難色,“墨鏡男”和短發男繼續發動“攻勢”,“打個車得110多塊,這樣吧,收你100元。”“墨鏡男”正說著,此時又有一位大學生模樣的小伙來到站牌前,準備乘坐機場大巴。“這樣吧,你如果嫌貴,小伙給20塊錢,你付80。”“墨鏡男”說道,“人家不急,你比較著急,他給你負擔20塊。”

驚險:

老司機玩起“速度與激情”

下午4時10分,半島記者和小伙一起上了停放在站牌后的棕色轎車,車剛一發動,“墨鏡男”就與記者和小伙聊了起來,“像俺這樣開過出租車的老司機還能跑起來。”“墨鏡男”說道,“小伙確實不用著急,你比較著急。”“墨鏡男”駕車拉著記者和小伙從火車站繞到廣西路上,隨后上了新冠高架路,車輛一路疾馳,速度飛快,一路上不停超車,很快到達了環灣路。

“墨鏡男”在環灣路上速度同樣不減,超車時與前方車輛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,讓人倒吸了一口涼氣。不一會車輛又到達了雙流高架路,由于高架路上正在修路,車輛發生擁堵,行駛緩慢,“墨鏡男”將車駛入應急車道,一路鳴笛一路疾馳,很快將車開到流亭機場,此時剛好是4時40分。

“墨鏡男”隨后拿出了一張印有微信和支付寶的二維碼,小伙向“墨鏡男”支付了20元,半島記者隨后向其支付了現金80元。臨下車時,“墨鏡男”給記者一張“山東省公路汽車補充客票”。記者注意到,上面寫有“魯A”字樣的號碼,同時還有稅務部門的印章。下車后小伙和記者交流起來,“我打算坐飛機去沈陽,這個師傅開車太快了,中間我都有點害怕。”小伙說道。

蹊蹺:

乘客“轉手”給私家車

當天下午5時許,半島記者來到流亭機場機場大巴乘坐點,正在站牌等待時,一名男子主動上前詢問“市南有沒有去的?”見記者沒有乘車的意思,這名男子又轉向其他等車的乘客。半島記者注意到,與大巴乘坐點一路之隔的停車場附近,不少不明身份的男子正在攬客,一名白衣男子主動詢問記者目的地,當得知記者要去青島北站時,白衣男子稱付“50元”可以拉記者去北站。

記者表示價格太高后,這名白衣男子讓記者稍作等待,他再去找一個同車人員,價格可以再商量。大約5分鐘后,白衣男子又帶著一個年輕小伙來到了停車場,“你去北站30元,他去遼寧路80元。”白衣男子一邊說著,一邊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,并帶著記者和小伙來到了停車場內另一條路上,“你們別吆喝,我跟司機說就行,到時候你們把錢給司機就行了,我說好了,一個80,一個30。”白衣男子非常小心,示意記者不要聲張,引起他人的注意。不一會,一輛白色廣汽新能源車開到了記者面前。

觀察:

司機送客“一口價”

剛一上車,這輛廣汽新能源車司機跟記者聊了起來。“我也跑網約車,我們在機場接不著活。”這位司機說道,“網約車司機分級別,那些開了很多年的司機積分比較高,平臺給他們派單,活都給他們了。”半島記者注意到,雖然這位司機自稱是“網約車”,但這位司機并沒有通過平臺接單。他告訴記者,現在這種“一口價”對乘客來說比較實惠,“現在下午五點半,市區正下班,堵車的地方比較多,出租車堵車的時候也跑表,我們這個價格固定。”

“今年上半年因為疫情,整體不太好干,機場的乘客也少了很多。”這位司機將車開出機場停車場,沿雙流高架路開往環灣路,“自己靠平臺派單太累了,走平臺得拼命的干,干不夠單沒有獎勵,有的網約車司機干得很晚,身體熬得不行”這位司機說道,“網約車這活我干不了,一般都是晚上我兒子接單來干網約車。”

大約半小時,這輛新能源車將記者送到了青島北站東廣場,半島記者向其支付了30元現金。“我這沒有收據,在機場的那個哥們有收據,他那什么都有,早知道你得往他要。”這位司機說道。

說法:

黑車“潛伏”爭食客運市場

“黑車”擾亂了正常的經營秩序,也侵害了合法經營者的權益,“面對這些黑車,我們敢怒不敢言。”一位的哥告訴記者,黑車和他們爭食客運市場,嚴重干擾了營運秩序,他們非常反感黑車,但是遇到黑車有時候他們擔心報復有不敢多說話,希望有關部門打擊加大力度。

“不僅一些手續不全的車在車站機場存在,還有一些黑車還擾亂我們旅游市場。”從事長途客運工作的李先生向本報反映,2020年年后,之前一些掛著外地牌照的“客車”卷土重來,在遼陽西路和人民路等一些公交站點,他和朋友多次發現并進行了舉報,據其介紹,這些掛著外地牌照的營運車輛大部分是下線或者超期服役的車輛,有的手續不全卻還在跨區域經營,嚴重影響旅游市場秩序。據李先生介紹,這些營運車輛大部分都潛伏在公交車站、加油站、商場附近,執法人員很難發現,而且發車時間也不固定,執法人員很難抓現行。

“這些車輛很多營運到期了,手續不全,乘坐的大部分是老年人,他們用很低的價格來招攬乘客。”李先生說,與其他不符合營運條件車輛漫天要價不一樣,這些客車價格異常便宜,他們通過特殊的渠道專門來攬客,嚴重擾亂營運市場秩序。這些客車車況很差,由于游離在監管平臺之外,給市民的出行帶來了很大的安全隱患。

律師提醒:

“黑車”存在安全隱患

不過,采訪中記者發現,也有一種觀點認為,有些“黑車”并沒有漫天要價,而且還挺方便。不過,業內人士介紹,這點優勢只是表面上的,由于“黑車”沒有營運手續,保險不全,司機的行為無處規范,如果發生糾紛,乘客的權益很難得到保障。 山東誠功(城陽)律師事務所馬維永律師告訴記者,乘客選乘“黑車”,主觀上存在過錯。首先,“黑車”從事營運為非法行為,乘車人應當有明確認識;其次,“黑車”的安全性能無保障,乘車人也應該有認識;乘坐“黑車”發生交通事故,即使“黑車”駕駛人被確定承擔事故百分百責任,由于乘客明知是“黑車”,而依然選擇乘坐,那么在民事賠償責任的確定上,乘客也可能要承擔部分責任。

此外,“黑車”大多都沒有按規定交納保險,而且這些司機的身份信息也沒有經過審查,實則是埋下了很大的安全隱患,如果發生交通事故,乘客即使勝訴,司機沒有經濟能力進行賠償的情況下,乘客也很難獲得賠償。

“如果遇到執法人員檢查,他們為了逃避檢查可能會不顧一切逃跑,給乘客安全埋下了很大的安全隱患。”采訪中市民張先生告訴記者,特別是夏天一些女性朋友不要乘坐“黑車”,以免發生意外。

聲音:

根治黑車需綜合“用藥”

黑車擾亂正常的客運秩序,一直是客運市場屢禁不止的頑疾,黑車根治方向在哪里?青島市政協委員、國際青年創客基地負責人王可鋒接受半島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黑車”現象難治是個普遍問題,黑車難治也成為一個老生常談問題,這么多年一些問題仍然在存在,究其原因,從制度上加以規范,主管部門要主動作為,加大打擊力度。“這個要和監管部門考核掛鉤,納入監管部門考核之中,責任落實到具體部門具體責任人,其次要加大輿論監督報道并鼓勵舉報,黑車所在的位置大部分是火車站、碼頭、機場等形象窗口,車輛是城市文明的重要表現,非法營運的黑車不僅嚴重影響交通秩序,而且還影響城市窗口形象,欺客宰客,甩客賣客這些行為影響一個城市的形象,給游客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
王可鋒委員建議,根治黑車要綜合用“藥”,管理上要治標還要治本,由于黑車有隱蔽性強、整治難等特點,相關部門要研究一套可行的整治辦法,現在人人都有手機,取證不一定光靠執法人員,要建立長期整治的監管體系尤其是舉報制度,建立獎懲機制鼓勵大家舉報,其次要和年審等掛鉤,認定黑車年審時不予通過,從根本上遏制這種行為,王可鋒表示,治理黑車要堅持露頭就打,保持高壓態勢,擦亮城市的文明“窗口”。

提醒:

“黑車”危害公共安全

乘客堅決拒絕“黑車”

據了解,青島市交通運輸部門在打擊黑車方面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,嚴打“黑車”不放松,2020年6月2日下午6時,青島市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支隊姜仕賢、張建新、宋偉東3名執法人員按計劃在青島火車北站東廣場站前路進行執法檢查,他們發現了一輛黑車,執法檢查時發生意外,黑車突然加速逃跑,為了營救同事的生命,宋偉東不惜以身攔車,結果被黑車司機撞倒拖行十余米,期間遭遇兩次碾壓受重傷,經醫院初步診斷,宋偉東盆骨粉碎性骨折、恥骨骨折塌陷、肋骨骨折、身體多處挫裂傷,傷情危重。

29日,下午半島記者將此事反映給青島市政務服務熱線和綜合執法部門,一位工作人員表示,將立即對違法行為進行查處。

此外,交通執法人員提醒廣大市民,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財產安全,建議到正規車站選擇正規車輛乘車,堅決拒絕“黑車”。

鏈接:

交通運輸小貼士:

非法營運“黑車”,是指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,擅自從事道路運輸經營的行為。嚴重違反了國家的法律法規,干擾和破壞道路運輸市場秩序,侵害合法經營者的權益,對乘客自身安全和社會治安也形成極大的潛在威脅。

一是“黑車”嚴重危害公共安全。大多“黑車”無營運資格,車況差,車輛無固定安全例檢,車況無法保證;駕駛員沒有經過系統培訓,安全意識薄弱,無法保證其職業素養,加之害怕被執法人員查處,精神高度緊張,因此發生交通事故概率極大,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。

二是“黑車”嚴重侵害乘客的人身財產安全。“黑車”發車時間浮動,多數要等乘客滿載甚至超載才出發,且不進行售票,沒有憑證。由于沒有合法的營運手續,也沒有承運人責任險,一旦發生交通事故,不受法律保護,理賠困難,乘客的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。

三是“黑車”嚴重影響青島城市形象。由于沒有運營制度的規范和束縛,“黑車”駕駛員為共同利益,往往糾集在一起,相互“照應”,相互“幫忙”,經常會發生排擠、打擊、報復正規運營車輛的現象。“黑車”駕駛員交通意識淡薄,極易造成交通秩序混亂,逃逸闖卡時有發生,同時非法宰客,坑害百姓,甚至也讓不少來青旅游的乘客上當受騙,深受其害,嚴重影響了青島的城市形象。

[來源:半島客戶端 編輯:光影]
精彩美圖 更多 >>

分享到

青島話題 更多 >>

深度報道 更多 >>

大家愛看

信網手機版

信網小程序

青島網上辟謠平臺

信法網

Copyright ? 2020 信網.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: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:37020202000005號
手機版 | 媒體資源 | 信網傳播力 | 關于信網 | 廣告服務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cba赛程表2015 齐鲁福利彩票下载 北京快3开奖结果 老虎配资 6+1浙江体彩开奖结果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股票融资要求 辽宁35选7官网 彩票哪个平台有极速快三 互利配资 河南快三技巧视频讲解